吾命騎士同人遊戲-騎士日記衍生-CP:喬格

這是衍生,寫不好不負責(噴

 

自那之後,對於他們的關係,該知道的知道,不該知道的也不會知道(廢話)。

 

但說是甜蜜?也沒有甜蜜,他們還是表面上的朋友,私底下的情人兼仇人。

 

喬葛˙大地還是很喜歡激怒自家情人,格里西亞˙太陽還是很容易就動怒。

 

「你們什麼時候可以不要吵架?」…還是你們習慣了?身為不是好朋友的好朋友的審判騎士長在例行性的拿著毛巾擦著臉。

 

「你以為我愛嗎?要不是他那嚜無聊,每次都在搞曖昧,我一直覺得他答應我不會跟其他女人搞曖昧果然是說好聽的!!!」格里西亞非常憤恨的吃著他心愛的藍莓派,有種他心愛的藍莓派是他的仇人的錯覺。

 

沉默的嘆了口氣,雷瑟˙審判第N次的再心理無限的吶喊著疑問────什麼時候他們可以不幼稚?卻只能在心裡想著不能問著,因為知道一旦問了就是怎嚜解也解不完的問題。

 

「你說是不是嘛!雷瑟!?」憤恨的咬著藍莓派,望著雷瑟。

 

無奈的洗著毛巾,完全不想理會情侶的吵架卻又不能明說的雷瑟,沉默的聽著,然後坐下看著憤恨的格里西亞。

 

「如果這麼累…怎嚜不分手呢?」看著格里西亞沉默又愣著不知該怎嚜回答的模樣,又歎息了,對於這一對愛吵又容易和好的情侶,心裡只有說不出的疑問。

 

「如果分手…那嚜容易…早就分了…」憤恨的吃著,格里西亞強大的氣勢在聽到雷瑟的問句後就弱掉了。

 

果然,世界上的情侶都是笨蛋,這是永遠不會變的真理。雷瑟心裡想著,拍拍格里西亞的頭,給予安慰的微笑。

 

「我想會沒事的…」就算有事,到時候羅蘭跟自己也會追殺他也說不定?

 

望著窗外的天空,格里西亞站了起來,用著他的招牌笑容說著:「他要分手就死定了!!我一定會跟草莓拿小人頭扎了他的小雞雞晚上去閹掉他的驕傲!」於是就很快樂的用快速的、非常優雅的步伐走出廁所。

 

「明天應該又和好了吧?」自言自語著走出廁所,雷瑟其實根本不想管笨蛋情侶的事。

 

優雅的走在走廊,格里西亞決定要去找寒冰拿心愛的甜點,來發洩他對於早上看到喬葛在跟女人調情的憤怒。

 

而週遭的聖騎士又再次發現了笑的非常燦爛的太陽騎士長,背後似乎有著濃濃的怨婦黑氣,趕緊揉揉眼睛確認那黑氣是不是真的存在。

 

「寒冰!!!!!」闖進寒冰騎士長房間,卻看到了不該出現的人-大地騎士長。

 

「你在這裡幹麻?」微笑微笑非常燦爛,格里西亞知道自己現在非常想要揍眼前這個男人,就算自己打不到。

 

「唷?太陽騎士長,你不認為你呆在審判騎士長身邊太久了嗎?」大地騎士長招牌笑容在格里西亞眼裡是多嚜欠打。

 

「我哪像你呢?親愛的大地騎士長,才答應過我不會跟其他人搞曖昧,最近就迫不及待的開始了呢?」燦笑的看著喬葛,格里西亞的話語透露著自己不爽很久的事實。

 

「是阿是阿,總比某人天天賴在審判騎士長身邊來的好吧~我一直認為我非常守信呢!」微笑,喬葛開始翻著舊帳,也間接透露他很不爽格里西亞什麼事都找別人的心情。

 

「你很守信?大地騎士長,您不認為在您說出這句話時,您該心˙虛嗎?」非常任性的,狠狠採了喬葛一腳,也篤定喬葛捨不得傷自己的心理,格里西亞非常耍賴的狠狠踩著不放。

 

喬葛現在非常篤定,如果格里西亞不是自己的寶貝……應該說,要不是格里西亞是眾騎士長的寶貝,他早就拿盾牌砸過去了!!就是不肯承認他真的捨不得傷害好不容易得來的情人。

 

「我靠,你還真的踩,你他媽的不知道很痛嗎?!」喬葛非常憤怒的抓著自己的腳,此刻的他真的非常想要拿著自家的盾牌丟過去。

 

「這是報應!當初答應我的事你自己出軌!你說!你是不是又想要拐女人回你那個骯髒的房間!?」格里西亞被喬葛兇了,當然也會兇回去。

 

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大吵著,完全忽略這房間是寒冰騎士長的,伊希嵐沉默不語用力的將盤子放在桌上,看著兩人因為盤子的聲音而沉默,伊希嵐只是淡淡的說:「要吵架…去別的地方吵。」言意之下,說明著"你們吵到我了"

 

格里西亞"非常負責任"的把過錯推給喬葛的說:「是喬葛的錯!沒事來這裡打擾我吃好吃的點心!!」

 

「我靠,要不是你一直躲我,我還用的著來這裡嘛!?」被指責的喬葛整個就是不爽。

 

「你想吵架啊?!」格里西亞被反駁而發怒的嗆回去。

「你想嗆我還怕嘛!?」喬葛也憤怒著

 

冰的魔法忽然出現,攻擊在兩人周圍,伊希嵐雖然沒有表情,但是了解他的兩人,也知道他生氣了。

 

「寒冰~~~我錯了、我馬上走不要扣留我的點心唷!!」因為上次也是這樣,格里西亞學到教訓拿著餅乾閃人。

 

「喂!你站住!!」而喬葛追了過去

 

望著離開的兩人,伊希嵐沉默的關上門收拾東西,繼續做著點心。

 

格里西亞以極快的速度、非常燦爛的微笑跟其他聖騎士打著招呼回到自己房裡把門鎖上,不讓喬葛進房。

 

「…太、太陽,你、你真的不開房門嘛…我、我是說我很擔心你…」你在不開門別怪我不客氣,喬葛敲著門,故意讓其他聖騎士擔心。

 

「親愛的大地兄弟,太陽忽然受到光明神的感召,正在用心的傾聽著他珍貴的言語,大地兄弟、太陽真的感到抱歉,太陽感受完那光明的言語,就會去找大地兄弟。」誰理你呀,等我爽了再說。

 

聽完這句話,忍無可忍的喬葛直接衝破房門,戴著招牌的微笑關心著:「你、你沒事吧…!太陽、一、一直關在房間裡、不、不好…」

 

格里西亞微笑,但是充滿殺氣的瞪喬葛,可是又因為喬葛身後的聖騎士們不得不微笑。

 

「感謝大地兄弟的關心,太陽…」

「太、太陽、我、我先帶你去包紮…你、你受傷了!」明明就沒有這回事,可是喬葛在大家不知道的狀況下強行拉著格里西亞進自己房間,而亞戴爾知道狀況則是非常盡責的把人群打發。

 

房裡,格里西亞瞪著喬葛,而喬葛挑挑眉問著:「你幹麻?為什麼我找你、你就不在?」

 

「這要問你吧?大、地、騎、士、長。」憤恨的瞪著眼前的男人。

 

喬葛看著眼前很憤怒的格里西亞,嘆口氣問著:「你怎嚜了?」

 

「……喬葛我問你,是不是女人比我有魅力?」格里西亞問著連自己都覺得愚蠢的問題,畢竟女人有胸有腰,自己身材平板。

 

「哈?你吃錯藥啊?」挑挑眉望著格里西亞。

 

「我是認真的問!」習慣性的對著喬葛些微的嘟嘴以示憤怒。

 

喬葛抓抓頭忽然抱著格里西亞:「我已經解釋過了,我沒有跟他們往來,你也看到了吧,是他們自己靠過來,我都已經退到不能再後退了,難道你希望我往後倒受傷阿?被教皇知道,我的薪水就沒了。」

 

格里西亞沉默想著,當時的畫面的確是這樣,但是吃醋的情緒就是無法消減。

 

「你、你不會逃開啊?」

「…你看過大地騎士落荒而逃的嗎?」

 

的確沒有,格里西亞肯定的想著。

 

「我好不容易得到的,哪可能現在就放你走啊?你要一輩子的賠我寶貴的愛情欸,我都給你了。」

 

格里西亞不服輸的說著:「你要開心我可是很搶手的!!」

 

寵溺的笑著,每次的吵架、還有每次的親暱,喬葛總覺得自己已經習慣寵壞格里西亞了,即使他對自己任性,喬葛還是覺得很可愛,很寶貴。

 

「是、是,你很搶手,那就用身體告訴我你多搶手吧!」於是就帶著自家太陽騎士長去滾床單。

 

「喬葛˙大地!你又精蟲上腦了!!!!」

 

-END-

Posted by 倚歌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